TXT小說下載網 > 青衫萬丈 > 第五十七章 年輕書生遭刁難,創作群馬縱橫圖

第五十七章 年輕書生遭刁難,創作群馬縱橫圖

    從現場的氣氛來看,加上先前書童說的那一番話,韓離墨總算是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趙老等人極力要求自己假如江南畫府,其余的人也在極力反對這件事。

    韓離墨看著書童拿進來的筆墨紙硯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來,小伙子,畫一幅丹青,讓這幾個老骨頭看看!”趙老顫顫巍巍地拄拐,拉著韓離墨的手腕走到作畫臺前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小兄弟不如露一手,也好讓他們閉嘴!”莫大發也說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那我倒要看看是不是你們糊涂了!”王龍中不以為然道,于他來說,這個年輕人難不成還比當年的鴻塗有資質?

    其他人也靠了過來,想要看看這個想要進江南畫府的年輕人到底是如何的實力。

    韓離墨看著眾人,一副茫然的樣子,感覺自己像是一種證物,證明他們是對是錯!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還有什么顧慮?”趙老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,莫不是畫不出來,裝裝樣子吧!”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給你半柱香的時間,老夫倒要看看你行不行?”王龍中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龍中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不過是一個年輕人,半柱香的時間是不是太快了些,若是做不到,豈不是說我們這些老骨頭欺負他一個新人!”有人頗為擔憂,但是說話的語氣同樣是充滿了質疑與輕視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趙老說你堪比當年的鴻塗。我可記得,鴻塗當年可用不了半柱香的時間,既然趙老如此看得起你,那想必半柱香的時間自然是不在話下!”王龍中對韓離墨說道。

    徐鳳知、莫大發和趙老三人并沒有插話,只是心中冷笑,半柱香的時間,對于韓離墨,太多了。

    韓離墨的實力如何,他們三人可是當場驗證過的,至于實力,比起當年的鴻塗,自然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。

    徐鳳知開口道:“小兄弟,還煩請下筆!”

    徐鳳知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對著韓離墨行了個作揖禮,然后請道。

    韓離墨盛情難卻,對徐鳳知微微一笑,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還請各位前輩騰出些位置!”韓離墨作揖行禮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王龍中袖子一揮,冷哼一聲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各自回到了座位上,靜靜地看著韓離墨作畫。

    “還請這位兄弟留步!”韓離墨喊住了那位書童。

    書童回過身指了指自己?

    韓離墨點點頭,嗯了一聲,說道:“還請留下來幫幫我!”

    “啊萊,既然小兄弟需要幫助,你且幫他一下!”趙老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!老先生!”書童對趙老作揖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前輩要我作什么畫?”韓離墨蘸了蘸筆尖,想要下筆卻又停住了,抬頭看著眾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龍中這么反對這件事,那么就請你來出題吧!”趙老面向王龍中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趙老說的極是,還請王老犢子出題吧!”莫大發搖著扇子道。

    王龍中撇撇嘴,沉思了一會兒,開口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來一幅群馬縱橫如何?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其他人大為震驚。

    除了支持韓離墨進入江南畫府的三人,其他人都是一副看戲的臉色。

    群馬縱橫圖,算得上是絕妙之圖。

    且不說在座的各位能否畫出來,可是想要在這短短的半柱香的時間畫出群馬縱橫圖,這簡直是比登天還要難的事。

    就算鴻塗在此,恐怕也是要猶豫三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”莫大發皺起眉頭,“王老犢子,你這不是欺負人嗎?”

    徐鳳知也是一般神色,他說道:“王龍中,此事過分了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等,一柱香的時間也不一定夠,你卻要他一個年輕人在半柱香的時間里作畫出來,若是傳出去,你也不怕天下人所嗤笑?”徐鳳知一聲冷哼,無論王龍中如何說瞧不起韓離墨,可是要是如此為難一個年輕人,那他倒是要站出來說理說理。

    “換一個吧,龍中!”平日里與王龍中極為友好的一個老人說道,群馬縱橫圖,確實是過分了些。

    “哼,話已出,豈能隨隨便便就可以收回去的道理,老夫不要求你作出全圖,半柱香的時間,能畫多少自然就是多少,至于如何還得看你造化如何了!”王龍中依然堅持著要韓離墨作出群馬縱橫圖。

    畫得出,另說,可要是畫不出,那就有借口了。

    趙老并未說什么,只是一臉期待地看著韓離墨,心中猜想,若是韓離墨當真有這樣的才華,半柱香的時間內畫出群馬縱橫圖,那真的是撿到寶了!

    “不知道小伙子如何想法?”趙老看向韓離墨,語氣有些期待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可不要逞強,若是不會,還望及早放棄,省得浪費我等的時間!”有人勸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韓離墨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個好字。

    什么?眾人震驚。

    王龍中猛然看向韓離墨,好一個知難而上,我倒要看看你行不行!

    莫大發和徐鳳知互看對方一眼,他說什么?

    趙老突然有了些笑意,他有些激動地看著那個年輕人。

    從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,韓離墨似乎是真的有信心,不像是說假話、擺虛架子!

    “年輕人,好高騖遠并不是什么好事,我勸你還是趁早放棄,免得貽笑大方!”其中一人顯然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韓離墨不再理會眾人,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,猶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。

    韓離墨閉目沉思。

    王龍中也不知道在哪里找來的一柱香,竟然真的當眾點燃了它。

    徐鳳知等人也是無奈地搖搖頭,這王老犢子還真的不是一般執著。

    希望等會兒不要打他的臉面吧!

    徐鳳知情不自禁地看向韓離墨,不知道他能不能給他們帶來驚喜。

    大堂無聲。韓離墨睜開雙眼,動筆了。

    王龍中突然嗤笑一聲,看著那個年輕人的動作,哪里有人作畫會是如此揮筆。

    當真是個青黃不接的年輕人罷了!

    筆在手,年輕人的氣質立馬不同了。

    群馬縱橫圖,不僅僅是在于馬,更是在于縱橫二字。

    野而狂奔的馬群,正是群馬縱橫圖的精妙所在。

    時間在一分一秒流逝,半柱香的時間一晃而過。

    “時間到!”王龍中看著那一點猩紅過半,立馬喊道。

    “還請韓公子停下你手里的筆,遵守咱們事先說好的規矩!”王龍中站起身,用命令式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韓離墨搖搖頭,放下了手中筆。總覺得還有一點點瑕疵所在!

    “群馬縱橫圖已畫好,還請各位前輩點評一番!”韓離墨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“唉,半柱香的時間,莫說我等,估計就算是賀老在此,也不敢有如此膽量!”有人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年輕人到底是年輕人,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質疑的聲音一道道響起。

    “廢話怎么這么多,你們這群老家伙,莫不是越活越古董了!”莫大發掏了掏耳朵,有些不耐煩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看看吧!”趙老站起身,拄起拐杖,由徐鳳知攙扶著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各位前輩,請!”韓離墨伸手請道。

    眾人上前圍觀。

    只看到一副近乎逼真的群馬縱橫圖躍然于眼前。

    江南畫府的九位年過花甲的老人個個瞪大了眼睛,久久不見說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認真仔細地鑒賞,甚至有人開始連連贊嘆!

    徐鳳知和莫大發對視一眼,從對方驚呆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激動的內心。

    雖然早已見識過韓離墨的丹青,只是眼前的群馬縱橫圖,這樣的丹青資質,可以用妖孽來形容了!

    “趙哥,你怎么…”莫大發發覺了趙老的異常,只見他的雙眼有波光閃爍。

    趙老抬起手,抹去了淚花,激動道:“哎呀,好啊,好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夫活了七八十年了,終于讓我給等到了!”趙老感嘆道。

    這個愛才之心人皆盡知的已過古稀之年的老人拄著拐,走了幾步,拉住了韓離墨的手。

    他說道:“你可一定要入我們江南畫府!”

    “王老犢子,不知道此刻你還有什么想說的?”莫大發搖著扇子,喊了一聲王龍中,一副看戲的臉。

    王龍中從震驚中回到現實,聽到莫大發的嘲笑之言,老臉羞愧。

    “韓公子真乃畫圣轉世,如此天資,老夫自愧不如!”王龍中羞愧道。

    “可有資格入我江南畫府?”莫大發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王龍中尷尬笑笑。

    “我等也沒有異議!”其他人也當眾變態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么從現在開始,韓離墨,就是我江南畫府的人了!”趙老看向韓離墨的眼神里充滿了寵愛之情。

    趙老開心至極。

    “韓公子如此天資,咱們江南畫府也算是后繼有人了!”先前一個質疑韓離墨的老人,此刻也站出來說了句認同的話。

    “不錯,哈哈哈,你小子果然沒讓我們這幾把老骨頭失望!”莫大發拍著韓離墨的肩膀,朗聲大笑。

    “先前老夫有諸多不是之處,還請韓公子莫要記懷,我王龍中向你賠個不是!”

    說著王龍中就要躬身作揖致歉,韓離墨上前一步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韓離墨道:“王前輩莫要如此,晚輩受之有愧!”

    “諸位前輩也是一心為畫府著想,換做是我也會選擇質疑,所以還請前輩們莫要記放于心!”韓離墨一臉真誠。

    幾次面面相覷,皆是搖了搖頭,苦笑。

    論到心胸,到還不如一個年輕人了!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滿意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此子,可要。
捕鱼达人3d怎么赚钱